网络诚信体系搭建已经日益迫切

发布:追蝶   时间:2008-10-29   阅读:2347  

来源:北方网

  因次贷危机而起的金融海啸证实了“信用被透支”时带来的危害,30年来苦心经营美国信用体系处于崩溃边缘,在这个时刻回顾“尤努斯模式”,好的信用制度与信用文化相辅相成的关系,更具借鉴意义。

  日前,国内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支付宝试图借鉴“尤努斯模式”的成功经验,以积累的用户网上支付的信用记录,作为银行发放银行贷款的参考与推荐。一个令人瞩目的数字是,目前支付宝卖家信贷的日发放金额已经超过百万元人民币。当尤努斯模式“触网”,网络信用是否可以完整地给出诚信的真义?

  “这次危机告诉我们,最大的危险是信用风险。”北京大学中国信用研究中心教授章政说,信贷链条贯穿美国金融业的“生命线”,它从商业银行和贷款者的交易开始。美国次贷危机的起因,也在于透支信用,大量没有稳定收入、信用记录欠佳的贷款者通过次级贷,做上了房东。

  无论是卖家信贷、还是网络联保,都是由银行提供贷款,银行具有自己独立的贷款评判体系,但是支付宝的记录也将作为诚信指数提供给银行,成为银行发放贷款、衡量优质客户的重要依据。

  一边是“尤努斯”模式的美好理念,一边金融海啸的深渊,似乎说明好的信用制度和信用文化的需要同样迫切。

  花三十年时间建立起的美国信用体系,“光辉形象”在瞬间坍塌。而如果以网络支付的记录作为中小企业信贷“网上尤努斯”尝试重要凭据,又是踏在一个更虚或者是更实的立足点上?

  “银行贷款,可能是银行短时间内与客户进行沟通的结果,但是支付宝所提供的,却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对于其动态行为信用记录的积累。在这里保存了上亿用户自支付宝成立伊始的所有记录。可以说,网上凡点过的,必留下痕迹。”———支付宝金融合作部资深总监葛勇荻甚至套用了一句《圣经》上的话。

  目前,葛勇荻有一个来自多方面综合的信用数据模型来构架其信用体系,其中1300多个参数,包括比如商户产品是否通过ISO9001认证,商户交易笔数、交易成功率、退货率等,这些参数可根据不同的产品、不同权重,组合形成不同的信用工具,为客户或者为银行提供各种信用服务。“每次买家是不是提供固定的收货、再比如实物交易、还是虚拟交易,在信用体系中的权重都是不同的。”

  目前,支付宝与银行方面,还有着互换“黑名单信息”的沟通方式,银行为提供给支付宝“比如还款不够及时、盗卡、恶意套现的用户名单”等,而在葛勇荻看来,目前国内个人征信体系的建立还只是开始,“信用体系关键在于信息的集中,未来我们希望不仅是与银行、而是能与银行、税务、工商等机构进行信息共享,这样才能够建立其完善的个人信用体系。”

  数字显示,截至2008年8月底,支付宝注册用户已经超过1亿,日交易额突破4.5亿元人民币,日交易笔数突破200万笔。

  支付宝总裁邵晓锋说,每天产生大量可记录、可监控信息,有巨大的数据库为基础的支付宝,可以成为评判个人诚信体系的重要指标。

  他希望其所建立的消费类信用体系,成为电子商务时代推动原有的商业模式的变革和升级的力量。